微信营销
当前位置: 首页>>资讯>>公司资讯
疫情之下,在线教育是否会经历一场“倒春寒”?
作者: 发布日期:2020-02-10 阅读次数:363

2020的开篇有点难。

春节期间,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和持续蔓延让每个中国人都处在恐慌和不安中。面对疫情,互联网公司率先开启了员工自我隔离,在家远程办公的模式。为阻断疫情向校园蔓延,教育部在1月29日下发了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。

延迟开学期间,在线教育成为了大多数家长和学生的不二选择。

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宣布,疫情之下,停课不停学。在此背景下,多家教育机构出现股价大涨情况。1月29日,港股开盘后,新东方在线股价就急升逾11%,创历史新高,截至收盘为27.15港元/股,上涨7.1%。

据记者了解,目前学而思、网易有道、VIPKID、猿辅导等多家线上教育机构推出“免费捐课”活动。除了教育机构抓紧时间填补线下教育的空白外,很多高校老师在听课期间也开始直播讲课,通过建立微信群,分享直播链接的方式和学生进行互动。尝试在线直播的老师表示,和以往上课并没有什么不同,直播家长和学生都能看到,起到了很好的监督作用。

熬过了寒冬之后,在线教育市场真的迎来了春天吗?

一、免费捐课下是“拉新”的隐忧

2019年全国中小学生人口数量超1.6亿人,庞大的用户基数为K12在线教育奠定了发展基础。2019年,K12在线教育付费用户规模约为2,500万人,渗透率约为15.2%。

免费捐课,既能拉新,又能培养用户使用习惯,在窗口期各大教育平台都不会错失这样一个低成本获客机会。随着竞争进入白热化,获客成本高、转化率差、续班率低等问题也随之出现。

VIPkid创始人米雯娟早前在接受采访时称8000-10000元的单个获客成本是短期和个别现象,目前VIPKID的单个获客成本平均为4000元。

在新东方发布的报告中指出,线下机构的获客成本在500——1000元,线上成本在3000元以上,而线上一对一机构的获客成本在5000——15000元。从机构的首单成本结构分析中可以发现,教师薪资以及获客成本比例分别高达50%、45%。

除了高昂的获客成本外,渠道投放的价格也在不断上涨。去年5月,有员工发现在百度、抖音、今日头条等几个常用的流量投放渠道价格已经上涨到了平日的2-3倍。数据显示,在高峰时段,学而思、猿辅导和作业帮三家头部企业的每日投放额平均达到1000万元。

二、不断有资本分食在线教育的蛋糕

在线教育,一直是资本不断追求的风口。

根据艾媒数据显示,2020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.05亿人,市场规模将达到4538亿元,预计2025年前后体量可达万亿级规模。

从2013年开始,BAT开始布局在线教育市场,通 不断“买买买”的模式跑马圈地。

百度曾是在线教育行业的先行者,从2013年开始投资沪江网校、传课网等多个项目。2014年推出K12问答平台作业帮,并设计视频直播平台——度学堂。2015年,阿里成立湖畔大学,并创办了淘宝大学、阿里学院、1688商学院等与自身业务相关的教育课程。2017年和百度共同参投了作业盒子。腾讯在最近几年投资超过20家在线教育机构,也自建了腾讯大学、腾讯课堂等线上产品。

除了巨头的涌入外,B站、快手、抖音等互联网小巨头也加入到了争夺在线教育的赛道中。2018年年底,快手副总裁马宏彬对外宣布,将在春节前拿出66.6亿流量,助力教育类账号在快手平台冷启动。2019年8月24日,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,抖音总裁张楠提到,将加大对教育内容创作者的扶持力度。

三、疫情之下,在线教育能否打一个翻身仗?

在线教育行业归根到底是个慢行业,从创立之初到发展可以说是一个“烧钱”的过程,很多大的平台只能够靠融资续命。

疫情之下,线下教育机构遭遇滑铁卢,但线上教育真能打一个翻身仗吗?

虽然在窗口期为在线教育增加了流量,但流量只是获取用户的步,真正能线下教育机构一决胜负的还是要靠教学质量。2003年非典期间,新东方财务受到重创,大量学生要求退学费,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支援下新东方随时面临倒闭。最终,俞敏洪靠借来的2000万化解了危机。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2003年五一期间,新东方在北京、上海两地的业务增长量超过50%,全年招生20万人。

疫情之下,当学生和家长都选择线上教育的时候,流量会变得更便宜,但经过短暂的爆发期后,线上教育是否会经历一场倒春寒?

文章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智见MAX”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本公司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